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少年不识愁

发布时间:

少年不识愁
清晨,太阳透过薄雾照在静静的上岗上。坐落在山腰上的区卫生院沐浴在阳光中。
母亲牵着9岁的小明走出医院大门。小明穿着一套很旧,但很干净的绿军装,书包也是相配的绿色,脚上穿着一双掺杂着布条的草鞋。手里还拎着一个铝制饭盒。
他们来到下山的路上,路上陆续可见一些上学的孩子,个个手里也都拎着一包。他们都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小明。
小明推开母亲的手,不愿走。妈妈问:“小明,怎么哪?”
小明说:“妈妈,我知道路,我自己走。”
妈妈笑着说:“那好,你到学校后,把饭盒放到那个大蒸锅里,再去找覃老师。他会带你到教室里去的。”
小明说:“妈妈,我知道,我知道教室在那。我在门口等覃老师。”
妈妈摸摸小明的头说:“要听老师的话,放学早点回来。”
小明跟妈妈招手,走进上学的人群中。
妈妈站在路边看着。
上课铃响了,学生们都蜂拥进入教室。小明站在教室外,等着老师。覃老师过来,他说:“张小明,来跟我进教室。”
小明跟着覃老师走进教室。
一个同学喊道:“起立。”。同学们都站起来高喊:“老师好。”
覃老师回应说:“同学们好。在上课前,我向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。来,这位是张小明同学,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。”
大家都鼓起掌来。
小明显得有些羞涩。
覃老师说:“张小明同学,你就坐在覃招弟同学旁边。”
小明看见一个女同学的旁边有一个空位,他走了过去。
覃招弟向他笑了笑,小明红着脸坐在位子上。
覃老师说:“请同学们翻开书,我们今天学毛主席的诗词,七律,长征。我先给同学们朗诵一遍。”覃老师在高声朗诵。
小明看着老师。
下课铃声响,同学们蜂拥而出,奔向食堂。
同学们趴在大蒸笼上拿着自己带来的食物。
小明站在那里,没有去抢。同学田大柱过来说:“张小明,你怎么不去拿?”
小明说:“这么多人,自己拿自己的,干什么这么急。”
田大柱说:“我肚子早饿扁了。我先去了,要不要我帮你拿?”
小明摇摇头,看着田大柱去拿饭。
小明从蒸笼里拿出自己的带把的饭盒。他端着饭盒吃着,眼睛看着四周。
同学们大都没有饭盒,只是用布包着的土碗,而且,他的饭盒里的东西也比别人丰盛,妈妈还给他煎了一个鸡蛋。而周围人的午饭只是很少一点菜,大部分只是啃着大土豆。
小明进了教室,里面只有覃招弟一人。
小明把饭盒放进桌子里,问:“你怎么不去吃饭?”
覃招弟说:“我有烤好了的洋芋。你看,”覃招弟从桌子里拿出一个烤焦了的大土豆。
小明问:“这么烤着好吃吗?”
覃招弟说:“饿了,什么都好吃。”
这时,田大柱几个人进来,他们看见小明跟覃招弟在说话,都笑起来。
田大柱说:“张小明,你怎么跟姑娘儿说话,快过来。不能理她们女娃子。”
小明脸又红了,他看着覃招弟。
又有一个男生说:“覃招弟不要脸,勾引男生。”
覃招弟站起来说:“王二楞,你再瞎说,我撕乱你的嘴。”
小明看见覃招弟的凶样,不知怎么办。
王二楞说:“算你狠,我们惹不起,总还躲得起吧。”
田大柱拉着小明的手,说:“走,我们翻杠去。”
双杠上已经有人在玩,王二楞说:“大柱,这么多人,有什么好玩的,我们打球去。”
田大柱说:“打球能有你的份,早被人家占了。”
王二楞说:“那怎么办?”
田大柱说:“看我的。”田大柱说着,走到双杠旁,抢了上去,来回荡起来。双脚踢到了一个不肯让开的同学身上。同学说:“你干什么踢我。”
田大柱说:“双杠就是这么玩的,你不会玩,就得让开。”
王二楞也上来说:“对,你们不会玩,就得让开。”
那位同学说:“这是我们先抢到的,就该我们玩,你们凭什么抢我们的。”
田大柱跳了下来,说:“这么凶干什么,想打架是吧。”
双方围在一起,准备动手。
小明来劝架,说:“大家都不要争了,一起玩不就行了。”
这时,又过来一个人,他是班长覃利民,他高声喊:“田大柱,你们在干什么?”
大家都停了下来,小明看着来人。
田大柱说:“他们不会玩杠,我教给他们看。”
覃利民说:“我都看见了,你还想狡辩。别人先来的,你不讲道理。”
田大柱没有再啃声,他秧秧地走开了。王二楞跟了上去。小明没有跟去,他看着覃利民。
覃利民说:“你是新来的,别跟他们两个在一起。他们两个是我们班有名的调皮佬。”
小明说:“是他们叫我来玩的。”
覃利民说:“走吧,快睡午觉了。”
同学们在教室里睡觉,有的睡桌子,有的睡凳子。
张小明睡在桌子上,虚着眼睛看着周围。
值日生在教室里来回走动,一边扇着扇,一边监督着同学,要闭上眼睛。
小明仍虚着眼看着周围,旁边的一个同学已经睡着了,口水顺着嘴角流下来。
教室里安静极了,窗外的知了拼命地叫着。
小明也睡着了,一个红色的塑料牌,从他的口袋中掉了出来。那是一块“红小兵”牌。
铃声响了。同学们都爬了起来。小明也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。
前座的王强,捡起了那块小红牌。他叫了起来。他说:“咳,大家来看哟,这是红小兵牌。”
小明忙说:“这是我的。”
同学们都围了上来,争相看着。
王强说:“城里面早就有红小兵,红卫兵了。我们学校为什么不搞。”
覃利民也过来,他拿起牌子看了看,说:“小明,你是红小兵?”
小明说:“是啊,我去年就是了。可这里没有,我就没戴。”
覃利民说:“我们这里也快了,县里面说了,就这一、二个月里搞。”覃利民把牌子还给张小明,说:“到时候,你得给我们讲讲,你们那里都开展了什么活动。”
小明说:“我们低年级没有他们高年级开展活动多。他们经常上街搞宣传活动。”
覃利民说:“我们到时候,一定会比城里搞的好。”
夕阳下,放学的路上,是孩子们欢笑的人流。
前面有人叫起来了,小明看见有很多人在追赶什么东西。
一只野鸡被同学们赶得到处乱跑,最后把头埋进乱石堆里,被人逮着。
人们都上前围观,张小明也挤了进去。他睁大眼睛看着那只漂亮的野鸡。
喧嚣的人流过去了,一切又都恢复了宁静。
张小明无聊地坐在保坎上,看着静寂的四周。两只山羊在他身边吃着草,陪伴着他。
一声高喊:“开饭了。”这声音在山谷中引起共鸣、回音。
张小明无精打采地看着桌上的苞谷饭、合渣汤,不愿动筷子。
妈妈端着一碗菜进来,她看见小明没动筷子,就说:“马叔叔他们还没有回来,等他们回来了,我们就有米饭吃了。”
小明说:“有了米饭,我不用吃菜,就能把饭吃完。”
妈妈说:“你猜,妈妈今天给你弄了什么。这可是你从来没吃过的东西。”妈妈把手中的碗揭开,是一碗鸡肉。
小明问:“妈妈,这是什么?”
妈妈说:“今天你们放学的时候,碰到了什么?”
小明叫道:“是野鸡。那野鸡毛呢?”
妈妈说:“那最长的一根,被楼上小凯波的妈妈拿去了。其它的在厨房大刘师傅那儿。”
小明丢下碗,跑了出去。
妈妈问:“小明,你去干什么。”
小明说:“我要野鸡毛。”
小明的头上插着两根野鸡毛,在院子里和一个两、三岁的孩子玩。
他们高唱着自己编的歌:“野鸡毛多好看,野鸡,野鸡多生蛋。”
妈妈说:“小明,你的作业做了吗?”
小明说:“我早做完了。”
妈妈说:“你该回家看书了。”
小明说:“我再玩一会儿。”
他和小孩继续疯闹着。
小明趴在床上,播弄着煤油灯,说:“妈妈,同学们都在说野鸡的事,他们不知道是被我吃了。都在问我,野鸡毛是从那里来的。”
妈妈在灯下补衣服。妈妈说:“跟同学们混熟了没有?”
小明说:“还没有,我看那,我们班田大柱最调皮捣蛋,还有王二楞,他们欺负同学。可他们怕覃利民。”
妈妈说:“那是为什么?”
小明说:“覃利民是班长,他的爸爸是区长,官最大。别人都怕他。”
妈妈说:“有没有人欺负你啊?”
小明得意地说:“我是城里来的,他们都不敢欺负我。”
妈妈说:“哎,我们现在可是地地道道的乡下人、山里人了。”
小明问:“妈妈,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?”
妈妈说:“他们还要去好多地方,至少要五、六个月。”
小明说:“妈妈,山里面好玩吗?”
妈妈笑着说:“爸爸可不是去玩的,他们这是去工作。来,试试看,妈妈把爸爸的衣服改了改,看合适不合适。”
小明穿上衣服,衣服还是大了点。
妈妈说:“还是大了。”
小明说:“大点好,我还要长的。”
妈妈说:“那就依你的,不再动了。”
小明说:“妈妈,我明天不穿草鞋了,他们区上的小孩都没有穿。”
妈妈说:“行,人家不穿,你也可以不穿。”
小明说:“妈妈,我们家又不是没钱,干什么要我穿草鞋啊。”
妈妈说:“向人家贫下中农学*啊。”
小明说:“这也要学啊?”
这时候,有人喊:“老李,在家吗?”
妈妈起身开门,来人是程医生。程医生不好意思地说:“老李,不好意思。刘医生的父亲从山里来看病,可他还没有回来,一个人不方便,晚上要起夜。明天,小明不上学,你能不能叫小明跟老人一块睡,晚上好有个照应。”
妈妈笑着说:“这有什么,小明去跟楼上的爷爷睡,夜里爷爷要解手,你要去陪他。”
小明跳下床说:“好来,我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妈妈说:“他呀,巴不得有个人陪他。晚上可要把爷爷牵好。”
夜已经深了,小明牵着爷爷走到屋后的空地上。
小明说:“爷爷,你就在这解手吧。”
爷爷应了句,“哎,我知道了。”可老人没有解手,只是站在那里,望着山下。
山下,稀稀疏疏有一些灯火成一条线排开。
小明好奇地问爷爷:“爷爷,你在看什么?”
爷爷没有回答,只是自言自语地说:“好热闹啊。”
小明说:“爷爷,什么好热闹啊?”
爷爷说:“你看这山下的灯火。”
小明笑着说:“爷爷,这叫什么热闹啊。我们以前在上海,那才是热闹。有好高好高的楼。那窗户数都数不清。爷爷我们走吧,我好冷。”
小明牵着爷爷往回走。
小明睁开眼睛,爷爷不在身边。他赶紧下床,找到妈妈。
小明说



1 <



友情链接: